Serenity

Hic Rhodus, hic salta

【不负责任渣翻系列】代号D机关——潘多拉(Pandora)5(1)

ただいま。

都不太好意思说我还活着……

三次元的工作几乎让我忘了一切

不知道将近两年过去了,还有多少人记得Joker Game

既然有始就应有终。《潘多拉》的第六节很长,会分成两到三段发出

因为工作的原因日语能力日渐消退,可能翻译有些地方和前文不太一致请见谅

前篇请走:4

——————————————————————————————————————————————————————————————————————————————————————————

Time to deciphe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

 

潘多拉,与众神同在、光彩夺目的美丽少女。宙斯往她跳动的心脏里注入虚伪,向她玫瑰般的双唇中吹入谎言……

 

 

“我不能接受!”霍普金斯说着把酒杯里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虽然喝的脸都皱成了一团,但是他立刻示意老板又要了一杯。这已经是第四杯了。雀斑衬托下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片片红晕。

“差不多行了,”温特警部挑眉说到,“要是醉了不知会出什么乱子。”

“没关系,今天就是为了喝醉才来的。”霍普金斯自暴自弃地说着,一边拿过刚刚送来的酒杯,埋头喝起泛着苦涩泡沫的啤酒。

猫与鹅酒吧位于伦敦市中心的皮卡迪利广场(Piccadilly Circus)附近的一条小巷里。这家土生土长的酒吧总是被常客挤得满满当当。

最终,琼·拉金的死亡被认定为自杀。设置在苏格兰场刑侦部的调查科于几日前解散。每个调查员又接手了不同的新案件。但是——

“我们那么拼命到底是为了什么?”霍普金斯攥着酒杯,不满地抬起头追问着,“奥古登肯定是知道些什么,问过他说不定就能明白拉金是怎么死的了。”他噘着嘴摇了摇头。

“这就像是好不容易到嘴边的肉被抢走了。[14]”

“他承认杀人了。”温特警部的声音差点儿淹没在酒吧的嘈杂中。

“什么?”

“我收到了调查报告。弗雷德利库思·奥古登承认是他杀了拉金。”

“那个案子果然是……”

温特点点头,面无表情地拿起酒杯,“抓到了杀人犯,明确了杀人动机。这次的案子就到这儿了。”

MI5。来自“大道背面”的绝密报告。永远都不会被公之于众。

“那么……犯罪动机是什么?”霍普金斯左右瞄了一眼,压低声音问,“不,比起这个,他真的是外国间谍吗?”

“他因为生意经常出入德国,在这过程中渐渐‘意识到自己体内流着德意志的血’、‘比起英国过时的自由主义,更认同德国的新思想’之类,他自己是这么供述的。奥古登的曾祖父好像是大陆[15]人。”

“德意志的新思想?”

“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劳动党——‘纳粹’思想。”

“为美好的纳粹理想奉献一生”,面对调查的时候奥古登毫无恶意地说到。

对于大部分的德国民众来说难以理解的论调,现如今在德国国内却得到了大量知识分子和思想家的认同,并且他们呼吁民众参加纳粹运动。的确,他们是下了大力气向世界宣扬纳粹主义。奥古登最初作为商人接近纳粹,通过熟络起来的党员向纳粹党誓忠,并且为了支持他们的运动而加入了“纳粹第五列”——也就是申请在英国开展谍报活动。申请被接受后,奥古登在德国国内接受了间谍训练。

奥古登回到英国后,接近了在外交部工作的拉金。关于英国的外交情报无论大小他都会买下来——拉金就这么上钩了。据拉金自己说,出卖情报除了为钱,也为了报复那些背地里叫自己“小家鼠”、轻视自己的同僚。孑然一身的拉金从心底渴望遇见能肯定自己能力的人。这就是对于间谍来说,无论什么人都必定有的、能让人趁虚而入的弱点。

间谍活动使用的是两个公文包。

拉金唯一的爱好就是去剧院看演出。奥古登利用了这一点。剧院入口处的服务员在客人存包后会给客人一个号牌,客人离开的时候凭牌取包。服务员只会留意牌号。奥古登利用这“看不见”的规则,在剧院里的坐席、或是卫生间,或是门厅处和拉金互换号牌。号牌完全可以只手遮盖,两人交换并不成问题。离开的时候凭号牌、平静地把包取走就可以了。奥古登取走的是装有英国外交情报文件复制品的拉金的公文包;而拉金拿走的是装有现金报酬的公文包。

事情一直进展顺利。两人一个卖情报一个买情报。拉金收了钱没有出去挥霍,也没有引起周围人的怀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个理想的情报贩子。然而最近拉金突然说不想干了。背叛祖国的生活日益消磨着他的精神。有可能是拉金工作上意外有了升职的机会。之前出卖的都是一些不重要的情报,良心上也没有多大的谴责。升职以后接触到比之前更重要的情报的时候,他开始害怕了。

奥古登对拉金施压,用了诸如“现在不干的话就把你的事儿全部曝光,必须继续当间谍”之类的话威胁他。

如果真是这样,那奥古登做的就有些过头了。拉金的精神状态变得不稳定,经常喝酒。这种情况下可能拉金自己就会泄露秘密。感到危险的奥古登决定除掉拉金。他选了一个大雾天去拉金的公寓找他,在半开的门外一边笑着对拉金说“一直以来辛苦了,你可以不干了。但是至少让我们最后再喝一杯”,一边打开了安全链……

弗雷德利库思·奥古登无论是在商场上还是私生活上风评都很好。的确,霍普金斯也在报告书上写明了这点。让一个戒心极强的人能轻易开门,肯定是个嘴巴甜、招人喜欢的人。两人喝了酒,趁拉金大意,奥古登绕到他背后用金属棍(blackjack)殴打他的头部。拉金晕了过去。

奥古登的证言里说,是德国军事情报局(Abwehr)[16]教给他的这种手法,“这样下手就没问题了[17]”。然后他把身材矮小的拉金搬到放满热水的浴缸里,割开了他的手腕(这样就不用担心刚刚击打溅出来的血了)。拉金就这样沉入水里丧了命……

注:

[14] 原文直译:就像是自己赶出草丛的猎物被人在眼前夺走了。

[15] 这里指欧洲大陆。

[16] 德国军事情报局(Abwehr): 二战德国的军事情报机关称作Abwehr,对应的英文counterintelligence: "反情报侦查"。

[17] 原文:これなら殴ったあとがつかない。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