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ity

Hic Rhodus, hic salta

【不负责任渣翻系列】代号D机关——沉睡者(Sleeper)

买的四本文库本刚刚到,一时兴起试着翻了下这个短篇…阅读前请读以下注意事项…

1. 全文翻过来并没什么修改……估计还有不少毛病……这两天没什么时间,之后会慢慢修好。

2. 本人不是日语专业的,虽说过了N1但很可惜,早就忘干净了……大概有翻译错误,请大大们指摘。

3. 注解是我自己加的,原文并没有。

4. 请不要转出lof,谢谢。

长长的分割线————————————————————————————————————————————————————————————————————————

渣渣翻后感:

1. 脸没有立体感当什么间谍;

2. 我也想学催眠术。

————————————————————————————————————————————————————————————————————————

本文来自于D机关系列,Double Joker文库版的加笔,「眠るの男」。
时间线约1936-1939年。

请配合Joker Game 中的“鲁滨逊”食用。

沉睡者

1.

那天,山姆·布兰特在寄往自家的邮件中发现了一张明信片,顿时呆住了。

明信片上是一幅荒凉海滩的风景素描,反过来,写着几个歪歪扭扭1的字:

“Hello, Sam. 最近可好?

这里的天气还是那么糟糕。

请代我向艾莉问好。

尼克叔叔”

在远离伦敦的海边小镇独居的尼克叔叔(Uncle Nick)时不时会寄来明信片。虽说内容总是千篇一律……

“怎么了,爸爸?”

回过头,五岁的女儿艾莉正歪着小脑袋、仰望自己。

长睫毛下一双水汪汪的灰眼睛,浅色的直发披在肩上,一对可爱的酒窝挂在小脸蛋上。

望着眼前和妻子的面容相似2的小脸,布兰特不觉得眉目舒展开来。

——越来越像了啊,长大后一定是个美人吧。

“爸爸?怎么了?你刚才表情好恐怖啊。”

布兰特没回答,摇了摇头,单手把女儿抱了起来。在父亲有力的臂弯里,艾莉眼尖地发现了明信片。

“啊,是尼克叔叔寄来的信!让我看看~”说着,明信片就被小手夺去了。最近,艾莉渐渐开始识字,她一个字一个字地用手指着读了起来:

“He-llo, Sa-m. 最、近、可、好?……请、代、我、向、艾、莉、问、好。”

“太棒了艾莉,读得很好啊。”

受到表扬,艾莉脸上浮现出骄傲的神色。

“尼克叔叔,尼克叔叔,恶魔叔叔(old uncle),向艾莉问好,尼克叔叔!”

一边反复唱着不成节奏的歌,艾莉把明信片拿到眼前,歪头去看……

“咦?好奇怪呀。这个,贴反了吧?”

明信片的一角上贴着一便士邮票,但是上面的乔治六世却是头朝下的……

“爸爸,你说,什么时候能见到他呢?”

“见到他?谁?”

“当然是尼克叔叔啦~”

“……啊,这样啊。总有一天会见到的。”

布兰特含糊地回答,把女儿放了下来。布兰特总是少言寡语,艾莉似乎没注意到这点,立刻又跳上了父亲宽阔的后背,抱着他的脖子。

布兰特扶直后背上摇摇晃晃女儿,转头对艾莉说:

“爸爸要去工作了,晚上外婆要来,要乖乖的哦。”

“好~”

感受着背上女儿的体温,布兰特再次发誓,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守护好这个孩子。决不能让她遇到任何危险。

为了这个誓言,对于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恶魔这种事,布兰特从未感到过一丝后悔。

 

注:1. 原文直译“弯钉流书法”,讽刺字迹如弯钉子一样拙劣。

    2. 原文直译“(把女儿的脸)和妻子的脸重合”

2.

三年前——

当时只有两岁的艾莉,突然在吃饭的时候晕倒在桌前。

急急忙忙把女儿送到了常去就诊的小医院,所幸艾莉很快恢复了意识。但是主治医生却摇了摇头:

“看来,是心脏有问题…”

紧接着,看了眼病历,补充道,“和您的夫人,是一样的病啊。”

听到这儿,布兰特陷入了沉默。

爱妻塞拉刚刚亡故。

塞拉产下艾莉之后就卧床不起,最后不治。有心脏病还要生育实在是太勉强了。这话后来就算听到了,也只是于事无补。

布兰特自己对父亲毫无印象。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做烧砖工的父亲被强征入伍,据说在索姆河战役中牺牲了。之后母亲在国王十字(King’s Cross)附近的便宜公寓住下,独自工作把布兰特拉扯成人。后来母亲在他18岁那年去世了。塞拉也是在孩提时代就失去了父亲。两人心意相通,或许也和相似的遭遇有关吧。

和塞拉结婚,布兰特想着这样总算是有了家。但没想到塞拉早逝,留下的女儿艾莉,是依靠着岳母的帮衬好不容易才抚养到这么大的。难道上帝也要无情地把艾莉从自己身边夺走吗……

布兰特缠着医生,恳求他无论如何也要救救艾莉。

“要救她的话,需要尽快转到大医院手术。但是……”

听到了手术要花费的金额,布兰特和刚刚赶到医院的岳母面面相觑。

自己好不容易刚当上下士3,部队给的军饷根本不够支付这么大一笔医疗费。也不可能指望在疗养所当接待、节俭度日的岳母帮上什么忙了。

“钱的话,我会想办法的……艾莉先拜托你了。”

布兰特留下这句话给默默无言、死死捏着手帕的岳母,自己冲出了医院。

暴风雨肆虐的夜晚。

全身湿透,布兰特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街头。

学习成绩平平,为人处世也不圆滑;总是一脸茫然,周围人看着就像是一直在发呆似的,被起了“沉睡者”的绰号;也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学历。自己唯一的优点,就是从长相都不记得的父亲那里继承来的强壮高大的体格了。入伍的话,总会有饭吃的。反正因为战争,肯定要应征入伍。那样的话,还不如一开始就去做个拿军饷的职业军人。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

为了支付妻子的住院费和丧葬费,不仅把自己可怜的积蓄花光,还把能借的钱都借遍了。

除此之外,一便士也借不到了。

之后,自己身在何处,游荡了多久,都不记得了。回过神的时候,自己窝在一间近郊的酒吧里,灌着烈性的杜松子酒(gin)。

平常,布兰特从不沾酒。也不觉得酒好喝。

难喝的酒让他皱紧眉头,一个劲儿地向上帝祷告。

——上帝啊,请帮帮艾莉吧。我什么都愿意做,所以,请您……

在酒精的作用下,布兰特视线开始模糊,意识也朦胧了。

这时,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恶魔也好,求求你救救艾莉……

布兰特的祈祷,应验了。

注: 3. 下士,日语原文“伍長”的对应英式军衔

3. 

大英帝国陆军山姆·布兰特下士同往常一样,在交接班5分钟前准时到达被派遣的建筑前。

伦敦西部,靠近汉姆公地4的地方有一座坚固、阴森的建筑。听说是一战时,为治疗罹患精神疾病的士兵们专门盖的陆军医院。

墙壁露出了混凝土,这栋三层高的建筑每个窗户都有铁护栏,并且周围被很高的院墙围住;院墙上面还有两层有刺的铁丝圈。整栋楼没有后门,出入只有一扇正门。而且门卫经常会有二人以上的卫兵把守,任何人出入都要接受检查。

被隔离、难以接近、出入严格。

“马上就会被当作监狱的精神病院”——这样的建筑,在那之后,却被英国谍报机关接收,成了“敌性人员收容所”——也就是“敌国间谍秘密讯问所”。

通过正规手续得以进入建筑的布兰特注意到了同僚间比平日更多的紧张感。他匆匆赶到警备室进行任务交接。

交接文件上,所有项目都是“无异常情况”。

例行公事的交接之后,和布兰特进行交接的修斯勤务下士,凑过来简明扼要地低声说

——M来了。好像有“新来的”。

布兰特瞬间皱起眉,轻轻点了点头。修斯紧张的理由,可以理解了。

M。

英国谍报机关的间谍头目(Spy Master)。他的名字、职务,连自己人——英国陆军都不清楚,只是用“M”来称呼。

这个掌握英国间谍、手段高超的人,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把德国谍报机关秘密安插进英国的间谍一一铲除,并反过来培养成为英国服务的双重间谍。这样的事迹,到现在还流传着一个传说。

——M 拥有一眼就能看穿间谍的“特殊之眼”。

这样的流言跟真理一样一传十、十传百。而“Basilisk's glance” 5这样特殊的能力,不仅针对敌人,也针对自己人。

大概两个月之前,秘密讯问所的一个工作人员,被指是敌方间谍。那个事务员在这里工作数年,是个公认为十分沉稳实在的男人。一开始大家无比吃惊,都认为“他不可能是敌方间谍”,有一部分人甚至还为他联名上书抗议。

然而,在M 的讯问下,男人承认“自己很早之前就是共产主义者,而且长期和第三国际有情报联系”。但令人吃惊的不止于此。跟传闻一样——彻头彻尾的传闻——在那之后,他在M的指挥下成了一名为英国效力的双重间谍,并且成功潜入了敌方组织。

一眼认出敌方间谍、举证、瓦解对方的反抗、问出重要的情报;给对方以极大的恐惧、而后获得信赖、最终把对方培养成为己所用的双重间谍

——这就是M的魔术。

另外,修斯勤务下士口中的“新来的”,就是指的敌方间谍嫌疑对象。

抓到的嫌疑对象身份不明,这样所属哪个阵营都是有可能的。不过,由M直接讯问的话,这次“新来的”也坚持不了多久吧。

虽说脑海里突然浮现了这些想法,但对于布兰特来说——什么间谍、政治、共产主义者——统统都是跟自己毫不相干、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布兰特的任务,就是在这个有点儿特殊的建筑内外进行警备。

他漠视政治而且沉默寡言,对外绝不谈论自己的工作内容。更重要的是,高大强壮的身材,对敌人而言也是一种威慑。这些都是任务所需的“资质”。

到阴森的“精神病院”——秘密讯问所执行警备任务,是军队里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差事。瘆人的惨叫不分昼夜地在楼里回响。被分配来的新兵中,精神崩溃、最后被调离的人有很多。

而布兰特一干就是四年。在警备人员中工作时间最长。

被派遣到这里,是妻子过世后,布兰特自己要求的。为了抚养年幼的艾莉,必须依靠岳母的帮助,而且不能离开伦敦。在分配地无法选择的军队里,只有“精神病院”的警备工作是可以自己决定的选项。艾莉的病确诊之后,布兰特得到了只在白天换班的“权利”。因为没人愿意来干这种讨厌的活儿,这种不合理的要求也被允许了。

布兰特生来就是如此。政治、思想,以及对于“间谍”这类人丝毫不感兴趣。至于对敌方间谍进行什么样的讯问,他也从不关心。

任务就是任务。

仅此而已。

 

不知道过了几天,当有人说“这次的‘新来的’好像是个日本人”时,布兰特也没什么感想。只是从M的烟斗里冒出来的烟味越来越浓、整个楼里都烟雾缭绕——对此,布兰特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M对“新来的”的直接讯问持续进行。

有一次布兰特和“新来的”在走廊里擦肩而过。

大概是怕他逃跑,那人带着手铐,背后还被一个年轻的士兵紧紧地盯着。他的确是个东方人,表情木然难以看透。不过对于一个日本人来说,他的脸立体感很强。身材称得上纤弱。和看起来体重大约210磅的大个子英军看守站在一起,简直就是大人和孩子的身材差。

——这样的人……是日军间谍?

因为是擦身而过,布兰特歪头看过去。

看起来面容极其憔悴、这么不起眼的小个子男人……他会是间谍?

布兰特马上摇了摇头。

无论怎样,都跟他没关系。

任务就是任务。

完成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仅此而已。

骚乱发生在M开始讯问“新来的”一周后——

那是布兰特差不多要准备回家时发生的事。

 

注:4. 原文 ハム·コモン,但是没有查到这个词。

    5. Basilisk's glance,“蛇怪的一瞥”。传说如果直接和蛇怪对上视线就会死,看到蛇怪的眼睛倒影会被石化。这个请参考《哈利波特与密室》。

 

4.

“……今天回来得很晚啊。”

岳母一脸疲惫,对晚归的布兰特说。因为要从傍晚开始照顾艾莉,岳母都是从清晨开始工作的。如果布兰特回来晚了,第二天早晨就会很辛苦。

“对不起,准备回来的时候发生了点儿小问题……”

布兰特说着,垂下了眼皮。岳母见状不再追问。

“我先把艾莉哄睡了。你的晚饭在厨房里。”

“谢谢您。”

布兰特谢过了岳母,把她送到门口。

然后一个人坐在厨房的饭桌旁,开始吃已经冷掉的饭菜。突然、

——不会涉及任何犯罪。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奇怪的念头。

这时,耳边又开始不停回响起那不知是谁的低声细语。自从一周前收到尼克叔叔的明信片开始,这种低声细语就没有停下过。

——爸爸,你说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呢?……尼克叔叔。

对于女儿的问题,布兰特含糊其辞。

因为布兰特自己一次都没见到过尼克叔叔,甚至连他的样貌都不记得了。

那个暴风雨肆虐的夜晚。

平时滴酒不沾的布兰特一边灌着酒,一边向上帝祈祷,以及,向恶魔祈祷。

——请救救艾莉吧。为了艾莉我什么都会做。

回过神的时候,一个男人,不知何时坐在了自己旁边。那个男人就像一个黑影。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说是枯瘦也不为过的纤长身材……夹了银色的长发向后梳拢,穿着一身普通的灰色西服……不知为何在店里双手还带着皮手套……

几乎不动嘴唇,男人冲着布兰特搭起话来。

奇怪的是,事后,无论布兰特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和男人说过什么。只是,男人那如同咒语一般的低声细语还残留在耳边。

接下来再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冒着暴风雨赶往医院了。男人没了踪影,而布兰特的怀里却多了一个不知从哪儿来的破皮包。

回到医院的布兰特把装着现金的皮包交给岳母,解释说,“这是从远房亲戚尼克叔叔那里借来的钱”。然而布兰特本人对此解释毫无印象。

一开始岳母很不安,直到看到了皮包里“代我向艾莉问好。尼克叔叔”的字条时,才稍稍安心下来。

把艾莉转到介绍的大医院后,手术很成功。

艾莉的脸色一天天好了起来,突然晕倒的情况也消失了。

对于布兰特来说,救了艾莉性命的,不是那个自己熟识的医生,也不是那个完成如此高难度手术的主刀医生。——是那个男人。自己把灵魂出卖给了他。如果不遵守和那个男人的约定的话,艾莉就会死。布兰特坚信这点。

不过,那天夜里,自己到底和男人约定什么了?布兰特努力回忆,但都以失败告终。

直到那天,当看到尼克叔叔寄来的明信片的一角,倒贴着印着英王乔治六世的一便士邮票时,布兰特的耳边,某人的低语声就开始了。有人让布兰特想起了自己的任务——必须去做的事情。那枚倒贴的邮票,就是唤醒沉睡者(sleeper)的信号。

布兰特按照那个低语的指示,开始准备。

首先,把建筑的示意图弄到手……画上警备部署……在一扇门上用粉笔画上奇怪的符号……把围墙上的铁丝网在不被人发觉的情况下剪断一截,然后——

就是那个骚动。

今天,那个日本间谍钻了警备士兵的空子,没头脑地企图逃跑。

骚动开始后,按照耳边的那个指示,布兰特立刻率先跑上楼梯。顶层。径直走向留下奇怪记号的那扇门。自己身边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吵。那些马蜂飞来飞去,嗡嗡作响。作为回应,布兰特一鼓作气推开了那扇门——

 

“爸爸?”

含糊不清的声音传了过来。

艾莉揉着睡眼站在身后。

“欢迎回家,爸爸。今天回来得很晚啊,艾莉自己先吃过饭了。”

布兰特伸出强壮的臂膀,把女儿抱了起来。

艾莉紧紧地抱着父亲的脖子,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望向父亲的眼睛。

“今天,尼克叔叔寄来了包裹呦~外婆告诉你了吗?”

——礼物?

艾莉等不及回答,赤着脚跳下地去。迅速地跑回房间,然后递给布兰特一个茶色油纸包着的包裹。

看起来很眼熟的、歪歪扭扭的字。就好像是用不握笔的另一只手,故意写下的。

这是尼克叔叔第一次寄包裹来。

“我能打开看看吗?”

艾莉眼里闪着光,看上去已经睡意全无。

布兰特刚苦笑着点点头,包皮纸就立刻被撕开了。

“是一本书!”

艾莉的小手拿着书,递给布兰特。

红色封皮上用金字写着书名——

“The Life and Strange Surprising Adventures of …”

突然,布兰特耳边的低声细语消失了。这本书,正是令沉睡者(sleeper)再度沉睡的信号。

“爸爸,给我读读这本书吧~”

“今天很晚了,明天再读吧。”

“就读到艾莉睡着,一点点就行。求求你了爸爸~”

被女儿拽着手来到床前。

“说好了,就读一点点哦。”

布兰特摸摸艾莉的头,坐在女儿床边的椅子里打开书,开始读起这充满波折的冒险故事。

“我叫鲁滨逊·克鲁索,1632年生于约克郡……”

 

 

Fin.

评论(1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