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ity

Hic Rhodus, hic salta

【不负责任渣翻系列】代号D机关——亚洲特快(Asia Express)1

大家儿童节快乐~

应lof和贴吧小伙伴的要求,渣翻亚洲特快~

这篇大概看过去,动画的删改还是很多的,比如第二节几乎全部删除、第四、五节有大量的修改等等。

所以原著还是值得一看的~

———————————————————————————————
 重大改动——————————————————
 关于「燃やした」这句,和贴吧的大大讨论后感觉还是应该翻成“拉其下水、使其就范”为好。毕竟小说和动画有出入,而且这个确实大家的理解都不同…土下座_(:з」∠)_
 ——————————————————————

食用提示:

1. 本篇涉及的背景比较敏感……为了从作者视角出发,涉及史实部分不做修改(比如伪满洲国按照原文翻为满洲国)。历史是过去的政治,永远为统治阶级服务。本文出发点是为大家补充动漫缺失、修改的部分,而不是用来讨论诸如“霓虹金的历史观”的。本人分得清黑白曲直。所以,请不要在此讨论历史观的问题。

2. 文章比较长,会分段翻译。周期大概两三天一更。比较长的小节(比如第二节)会分开发。

3. 本人不是日语专业,虽然过了N1但是目前退步严重……有翻译错误请大大们指出。

4. 标题“亚洲特快”,但文章里涉及“Asia”的时候会翻成“亚细亚”号

5. 请不要转出lof,谢谢~贴吧那边会晚些发。

——————————————————————————————

后续连接 2(1)  (2) (3)  3  4  5(1)  5(2)完

贴吧请走:http://tieba.baidu.com/p/4584490338?share=9105&fr=share


Asia Express 亚洲特快

 

 

Asia(亚细亚):公元前八世纪,腓尼基人称爱琴海以东为“asu”(东方、日出),爱琴海以西为“ereb”(西方、日落)。后来“asu”与拉丁语尾缀“ia”融合,构成“Asia”一词。

 

 

 

1.

满铁特快“亚细亚”号,从满洲国首都新京准时出发。

哈尔滨到大连大约有950千米。虽然现在中国大陆各地战火纷飞,但令英国考察团一行都惊叹不已的准点运行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在列车末端的一等座车厢中段,濑户礼二做出翻阅报纸的样子,敏锐的视线向前方望去。

前面第二排,靠走廊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中年白人男性。圆脸,身材微胖。干枯的灰色头发已经有了谢顶的迹象。棕眼珠、长鼻子——典型的斯拉夫人。他穿着一身整齐利落的灰色西服,看起来像是在裁缝店定做的,用料也不错。

这个从新京上车的男人一直坐立不安——脑袋一直左摇右晃,伸到走廊上的茶色鞋尖也在无意识中不停地扣着地面……

这个白痴。

濑户的目光落回报纸,暗自咋舌。

这不就等于向全世界宣告“我是叛徒”吗……

男人名叫安东·莫洛佐夫,是苏联驻满领事馆的二等书记官。

大约半年前,濑户接近了迷恋哈尔滨夜总会舞女、在她身上砸钱的莫洛佐夫。威逼利诱下控制了他——用间谍这行1的话来说就是“拉人下水”2。

从那之后,以相应的金钱作为交换,濑户不断通过莫洛佐夫秘密获取苏联的内部情报。

三天前,莫洛佐夫发来了联络。在满洲发行的英文报纸,《满洲日报》(Manchuria Daily News)的寻人启事中,刊登了某人的名字。这是事前决定的紧急联络方法。

“十分重要,万分火急”。

同时,莫洛佐夫提出的交易价格,以“联系电话”的方式一起刊登了出来。如果不是在换写成密码时数错了零的个数,从要求的金额来看,这是份极其重要的秘密情报。

他在报上指定满铁特快“亚细亚”号为交易地点。

于是濑户在定好的情报交易的日子亲自搭乘上了“亚细亚”号。

莫洛佐夫并不知道濑户的长相。就算他知道,像他这样没经过间谍训练的普通人也是认不出变装后的濑户的。

从新京站出发1小时20分钟后,“亚细亚”准时停靠四平街站,停车4分。在停车期间进行了水和煤炭补给,但并没有人上下车。

等出站后的“亚细亚”达到一定速度后,莫洛佐夫站起身来,回头看了看。脸色还是很苍白,但身体几乎不停的颤抖却止住了。看样子是下了决心。

他把手中的报纸折起来,走向盥洗室——

接头的信号。

濑户面向前一边保持着看报纸的样子,一边缓缓数起数来。

五、六、七、八……

两人先后连续行动的话,很容易让周围人记住。要极力避免被他人注意——

这是间谍的原则。

……十八、十九、二十。

濑户慢悠悠地叠好报纸,并用藏在手中的小镜子确认了背后的情况。

这时,从盥洗室方向走来一个深戴着鸭舌帽的纤细身影,看上去和莫洛佐夫刚刚擦肩而过。盛夏时节这人却穿了一身黑。人影打开了“亚细亚”号唯一的一等特别包厢的房门,消失了。

……?

一瞬间,感到违和的濑户皱起眉。但立刻装出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站了起来。

特别包厢房门紧闭,看不到房内的样子。

濑户路过一等特别包厢,走向盥洗室。

连接一等座和二等座车厢的通道边,盥洗室内有两个并排的水池。按照约定,两人应该在水池旁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装成是偶然同乘一趟车、素昧平生的乘客,通过打招呼的方式确认对方身份,之后交接情报。本应按这样的程序进行的。

然而,莫洛佐夫并不在盥洗室里。

濑户只好先走出盥洗室,左右观察。左边一等座车厢、右边二等座车厢,以及走廊上都没有人走动的气息。当然,也不能排除莫洛佐夫穿过二等座车厢到了餐车的这种可能性——

濑户缓缓回过头。

盥洗室旁边的独立卫生间关着门。门上显示“无人”。当列车经过铁轨的缝隙时,好像是在回应那轻微的振动,卫生间的门咔嗒咔嗒地响着。

濑户握住门把手,轻轻打开门。

莫洛佐夫倒在卫生间的地上。

 

 

濑户迅速地左右扫了一眼。

“门内倒着的人”,这是间谍这行经常使用的老套陷阱。总是有人急着往里跳并丢了性命。

自己可不能重蹈覆辙。

小心翼翼地,濑户从打开的门缝溜进卫生间。

伸手确认了脉搏。

没救了。

莫洛佐夫右手紧紧抓着衬衫的左胸口处,像是害怕什么瞪大双眼。

心脏麻痹。

第一眼就可以确认死因,毫无疑问。进行尸体解剖大概也是这个结论。不过,问题是,两个月间濑户周围就有三人死因相同了。

第一个在餐厅吃饭时突然倒下,第二个被发现倒在自家玄关。

死因都是心脏麻痹。

死去的二人并不相识。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濑户的资产(asset)——苏联内部情报提供者。

莫洛佐夫是第三个。

检查尸体时,濑户在莫洛佐夫的头部发现了一处很小的伤痕。像是被针刺过的样子,不仔细检查根本看不出来。

果然无法确认是哪种毒吗……濑户抬起头,环视卫生间。莫洛佐夫离开座位时本应一直拿在手中的报纸不见了。

无论怎样,在这儿待下去都是做无用功。

濑户站起身来。突然,他发现莫洛佐夫的上衣口袋里有一张卡片,像是故意让人发现似的露出了半截。

小心地用手指捏出卡片。

一张占卜用的塔罗牌。牌面是——

“倒吊人”。

牌上画着的男人手握钱袋。

犹大,“出卖基督的叛徒”。

在死去的三人身上都发现了塔罗牌,而且都是“倒吊人”。

这绝不是偶然。

使用能让心脏麻痹、无法检测的毒药,并且每次都留下代表“叛徒”和“死”的塔罗牌。可以确定,这三个情报提供者,都是被SMERSH杀死的。

SMERSH。

以“铲除间谍”为目的的苏联秘密谍报机关,命名自“Smert Shpionam”(俄语“予间谍以死亡”)。这个机关的全貌不为人知,有如蒙着面纱一般神秘——

莫洛佐夫是在“亚细亚”驶出四平街站后被杀的。

也是就是说,暗杀者还在车上

濑户走出卫生间,在盥洗室整理了一下衣装,像没事儿人一样走上通道。

“亚细亚”正在满洲的旷野上疾驰。

下一站是奉天。距离到站还有两小时。

这期间,谁都不可能下车。

 --TBC

 

 

 

注:1. 原文「裏の世界」,直译“里面的世界”。后文有提到濑户(田崎)的表面身份,而其实他的内里却是间谍。所以这里应是“以间谍的标准看”之意。

2. 原文「燃やした」,直译“点燃、热情洋溢”。

评论(1)

热度(55)

  1. 瓶中观世Serenit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