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ity

Hic Rhodus, hic salta

【不负责任渣翻系列】代号D机关——亚洲特快(Asia Express)2(1)

这一节大部分是科普&回忆杀……还异常地多……只能分段了orz

前章请走 1

后续请走 2(2)

——————————————————————————————————————————————————————————————

2.

“大东亚文化协会满洲支部”位于新京站前广场附近租来的建筑里。表面上,濑户是这里的事务员,负责制作“让世界了解满洲”的小册子。他每天按时上下班,长发总是梳的整整齐齐;穿着朴素的西服,头戴一顶软礼帽,手臂上还挂着手杖;见到熟人会亲切地和他们打招呼——这样的濑户,根本没人能想到他会是日本帝国陆军的高级军官,更没人怀疑他是日本陆军的间谍

周围人看到的,只不过是一张名为“濑户礼二”的假面具罢了。在满洲国首都新京收集情报,这才是濑户作为间谍的真实面目。

本来,满洲国就是伴随阴谋诞生的。

昭和六年(1931年)1,以柳条湖铁路爆炸事件(九一八事变)2为借口,日本关东军在满洲(中国东北)展开军事行动,很快占领了满洲全境。第二年,满洲“独立”国建国,清朝末代废帝溥仪登基称帝。然而这一连串的动乱背后,都是关东军特务机关自导自演的闹剧。作为导火索的铁路爆炸事件是关东军一手制造的——这个传闻在当时人尽皆知。

当时的日本政府和陆军参谋本部的方针是“不扩大中国战线”并且反对占领满洲,被关东军无视。经过多方“思考”之后,对于占领满洲这一既成事实,他们撇开本国的方针,硬是创造出一个“现实”——也就是满洲国。

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现在日本的政治家和参谋本部不仅追认了这个现实,而且开始鼓吹“满洲是日本的生命线”了。甚至还出现了一群自命不凡、不懂装懂的家伙,认为关东军特务机关是谍报机关的楷模,他们才称得上是日本间谍。

把秘密情报弄到手,经过分析后制定方针,保证在复杂的情况中能选择最合适的选项——这才是真正的谍报活动。和那种无视现状、通过自导自演的拙劣闹剧制造出来既成事实的阴谋,恰好相反。二者根本没有相似之处。

从阴谋中诞生的新国家“满洲国”,各种有悖常理的歪曲在其国内外不断滋生。在国际社会的谴责下,日本被迫退出国际联盟。满洲国内各方势力掺杂,成立的公立搜查机关数不胜数,展开了激烈的势力地盘争夺。各国间谍趁机而入,如黑暗中的魑魅魍魉般蠢蠢欲动。

在这样的满洲国利用情报提供者、维持并管理情报网是一件十分复杂且特别困难的任务。既不能招人注意,也不能像特务机关那样搞阴谋——间谍所应有的高超能力绝不是他们能比的。

“濑户礼二”的文件,是被派到新京之前拿到手的。从这个人的工作到人际关系,学历、特征、兴趣爱好,以及穿衣、饮食喜好等等,各个方面都详细的记载在那份厚厚的文件中。

——毫无差池的复制下来。被怀疑的时候,间谍就完了。

逆光中的黑影,把文件顺着桌子滑了过来。

并没有问“能不能做到”。

看过文件,“濑户”抬起头,唇边浮起一丝笑容。

当然能做到——

这点儿自负心都没有的话,就不会在这个男人手下当间谍了。

 

结城中佐。

曾经被称为日本帝国陆军间谍传奇的人物。

结城中佐建立的陆军秘密谍报员培养学校——通称——是日本陆军史上从未有过的特殊组织。

日本军队从很久以前就有把军人称为“我们”、蔑视军人以外的人为“那些家伙”也就是“地方人”的习俗。这种倾向在陆军最甚——无条件地尊重、高看那些从陆军幼年学校到陆军士官学校、以至陆军大学毕业的优秀学生,并且把他们招入参谋本部——作为军队的方针。而结城中佐却提出了在普通大学挑选人才来培养间谍的方案。因而D机关在成立之时,立刻就遭到了陆军内部的强烈抵触。

——地方人能做什么?

——军队重要的机密,怎么能交给一群外来的家伙?

像这样公开发泄不满的陆军干部不在少数。

在这种环境下,结城中佐逆风而上,几乎只靠一己之力建立、培养D机关,之后取得的成绩令人瞠目结舌。周围的杂音也就渐渐被压了下去。

“接受日本军人教育的人,根本干不了间谍”,结城中佐在D机关招来的学生面前,这样冷冷地说,

“陆军教育机关里灌输的军人精神,充其量不过是‘无条件服从命令’和‘杀敌不然为敌所杀’罢了。换句话说就是‘放弃自我思考’和‘反社会性无条件地现实化’。无论哪种,都是在战场以外毫无用处的东西。所以,他们不适合执行在平时活动的间谍任务。单独行动的间谍和军队中服从上级命令行动的军人有着根本的不同。不如说,谍报活动是只有在社会上接受过高等教育、视野开阔的人才能从事的活动。”

和结城中佐说的一样,D机关的训练涉及诸多方面。

学习医学、药学、心理学、物理学、化学之类最前沿的知识是必修课。另一方面,召集各种各样的人作为老师,比如服刑中的名偷、开保险柜的专家、魔术师、舞蹈老师等等,教授一些军人根本不会学习的东西。就连专业牛郎勾引女人的现场实战表演这种奇怪的课程也有。

无论是哪种行动,通常都要求学生们完美地完成。对单独行动的间谍来说,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会让自己送命。为了让这种意识习以为常3,各种训练都十分彻底。

——死是最坏的选择。

在D机关的训练过程中,濑户曾多次听到这句话。

“绝境下,自杀是最简单的选择。得到的不过是自我满足而已。自杀所能得到的战果为零,甚至可以说是负数。你们的任务就是活着把情报带回来。所以,无论在多么绝望的情况下都不能放弃活到最后的可能性。只要心脏还在跳动,就一定要带着情报回来。间谍死了就是任务失败,和丧家犬没什么两样。这点必须牢记。”

结城中佐环视着学生们,说话的语气不含半丝感情。

彻底否定自我陶醉和自我怜悯,面前只有任务。

“杀人”对于间谍来说,也是最坏的选择。

在平时,杀人是人们最为关心的“事件”。不仅搜查机关会出动,还会一直暴露在人们好奇的视线之下。结果,间谍的伪装就会出现破绽,秘密就会一连串地显露出来。卷入事件的间谍会暴露身份,或者是招来周围人的怀疑。

在被怀疑的时候任务就失败了。

让自己成为不起眼的存在,像影子一般难以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灰色的小男人”(grey little man),这是间谍的理想状态。

在把“杀敌或是自杀”作为自己本职的军队中,结城中佐“否定死亡”的思想是彻头彻尾的异端。箱子里腐烂的苹果会传染周围的好苹果。因此,陆军上层的那些人十分忌惮厌恶他。托他们的“福”,一开始机关几乎没有拿到预算,只能把分到的旧鸽舍改造成“谍报员培养学校”。

 
  ——TBC
   

注:12为本人加注。

       3原文直译为“把假设的事情变成有如肤感一般”,即“让其习以为常”

评论(1)

热度(25)

  1. 瓶中观世Serenit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