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ity

Hic Rhodus, hic salta

【不负责任渣翻系列】代号D机关——亚洲特快(Asia Express)2(2)

回忆杀!我好想看他们比赛啊~~~(翻滚中

能一击KO的田崎哥哥!我好崇拜你!(喂)

其实这是腹黑爸爸带领腹黑宝宝们合伙给田崎哥哥挖坑的故事→_→

前章请走 1 2(1)

后续请走  (3)  

贴吧请走  http://tieba.baidu.com/p/4584490338?share=9105&fr=share

———————————————————————————————

*

作为训练的一部分,D机关内将会举行击剑比赛。

当被告知训练内容时,濑户在周围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低下头,唇角上扬。

——这回定能轻松取胜。

在英国牛津大学留学的时候,濑户在击剑上从没输过。

无论哪方面,濑户都不觉得自己比那些家伙差。但是,暂且不论外表,那些英国学生都把濑户当傻瓜——不,是从根本上认为濑户是个傻瓜。谦恭有礼的英国绅士假面下,他们从心底看不起东方人,认为他们毫无优点可言。大部分英国学生把日本人、中国人、朝鲜人混为一谈。对他们来说,日本是“远东地区不知底细的国家”。至于日本留学生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跟他们“毫无关系”。

击剑比赛中,这帮人都被濑户打趴下了。

没人能无视肉体上受到的物理性暴力攻击。

濑户的攻击毫不留情。因为瞄准的是要害,通常情况下,他都是一击取胜。因为猛烈的攻击而背过气晕倒的人也不在少数。

比赛过后,看到对方护具下那张东方人的脸时,他们都一脸惊愕。发现自己被低看的东方人打败,那种呆样让人看了特别的痛快。

濑户强是有原因的。

他是很少见的左撇子(southpaw)。再加上自己琢磨出的不合常规的出剑方式,特别是在趁第一次交手的对手迷惑混乱的时候使出的“串刺”,几乎没人能招架得住。

自己能打赢英国人,一定也能打赢日本人。

对于这次比赛,濑户根本没放在心上。

第一场。

戴上护具,双方行礼之后,濑户就突然发动了攻击——充分发挥惯用左手优势的奇袭战术。

然而对方轻松地躲过了不合常规的攻击,反过来利用普通的攻击方式击中濑户毫无防备的有效部位。

(不可能……)

重振精神,从头开始组织进攻。

但是无论再来几次都一样,自己惯用左手特有的攻击方式完全不起作用。对手冷静地避开濑户的攻击,然后提剑向他发起猛烈地一击,赢得胜利。

只能认为是对方事先仔细研究过自己,进行了充分的针对性练习了。可是,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

侧过头去的濑户,看到了某个情景,不禁“啊”地小声叫了出来。

结城中佐在下一个比赛对手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难道……

就像是头部挨了重重一击。

难道这是针对自己的进行的训练吗?

之后无论换了多少对手,一场三局的比赛,濑户一局都没能拿下。

所有的比赛结束后,濑户拿下护具,喘息不停。不仅仅有身体上的疲劳感,还有精神上的屈辱感。

觉察到投在身上的视线,濑户抬头看去,发现结城中佐暗淡无光的深色眼瞳,正看着自己。

濑户冲着结城中佐微微颔首。

结城中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训练的意图已经明了。

在绝对自信的击剑上,濑户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正是因为击剑是濑户最为自豪的项目,所以在这个项目上更容易遭受致命的失败。他认为自己擅长击剑,在无意识间疏忽了准备练习。结城中佐调查了濑户在牛津大学的经历,看透了击剑是他“隐藏的弱点”。所以故意安排这场击剑比赛,粉碎濑户的自信心——

在谍战中若是疏忽大意,接下来的就只有失败。

这次经历,濑户把其当做屈辱铭记在心。

大概其他的学生,也会被结城中佐挑出自己从未注意到过的弱点,得到受到打击之余必须接受现实的机会吧。

D机关的训练有时异常苛刻。

比如,学生们会被要求穿着衣服在冰冷的水中游泳,然后彻夜不眠地前往他处之后,还要把前一天背会的极其复杂的暗号像日常用语一样自然地说出来。甚至还有被打坦白剂后,接受严酷的讯问的训练。

完全依靠自己来思考问题。在绝境中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精神和肉体。

虽然不愿承认,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考验肉体和精神极限的高强度训练,包括濑户在内的所有学生都面不改色的一一完成了。

因为他们知道,这些训练,结城中佐在过去也完成过

——这种程度的训练,自己也一定能完成。

有着这样的想法,自尊心极高的他们聚集到了一起。

——TBC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