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ity

Hic Rhodus, hic salta

【不负责任渣翻系列】代号D机关——亚洲特快(Asia Express)3

今天本人受到了阿尔敏&三好的一万点暴击……正奄奄一息的时候突然想起翻译还有两页……

学翻译的同学有句口头禅:垂死病中惊坐起,那人还在做翻译……

翻译真是个死脑细胞的活儿……

本回正太上线~来看看田崎哥哥是怎么用魔术撩,不是,是怎么哄(利用)小朋友的吧~~~

个人感觉,这里细节的处理,原作更好更合理

——————————————————————————————

前章请走  2(1) (2) (3)

后续请走:4

贴吧请走  http://tieba.baidu.com/p/4584490338?share=9105&fr=shar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车窗上映出了两张白净的小脸,不,三张。

濑户转过头,三个男孩子半藏在桌边,紧紧地盯着他。最大的孩子大约十岁,另一个八岁,最小的五岁。眼瞳又圆又黑,从留着“和尚头”来看,是日本人。他们长得很像,应该是兄弟。当发现三个孩子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手上,濑户不由得苦笑出声。

看来自己在无意识中玩起了单手藏牌。

D机关的训练中,也请过专业的魔术师来上课。魔术师展示的各种魔术技巧,大部分都被学生们一眼识破。不仅如此,魔术师在变扑克和硬币时独特利落的手法,学生们也是一看就会,实际操作起来手法甚至比魔术师还要流畅。“老师”看得目瞪口呆,摇着头回去了。

大概是那个时候养成的癖好吧。

虽说是在思索如何对付行踪成谜的苏联间谍,短时进入无防备状态也的确是个失误。尤其是让感觉不到杀意的孩子穿过张开的意识网,轻易地接近了自己。无论找什么理由,被看到本来面目太糟糕了。这样下去,事情的发展可能会不受自己控制。既然如此——

“驯服”对方成为同伴。

濑户先把之前“消失”的塔罗牌变了出来,然后向孩子们招手,示意他们坐在桌旁的空位子上。孩子们相互看看,递了个眼神,战战兢兢地从桌子的阴影中走出来。大概是因为乘坐“亚细亚”号,三个人都穿着“外出装”——半袖白衬衫加绀色五分裤,像极了传统的俄罗斯套娃。

年龄最大的孩子大胆地坐到濑户旁边,并指挥他的两个弟弟坐到了对面。看来两个年纪较大的男孩是亲兄弟,最小的那个是他们的表弟。

“那个,叔叔。你真的是魔术师吗?”亲兄弟中的弟弟隔着桌子探出身子,小声问道。

“很遗憾,叔叔不是魔术师。我只是爱好魔术而已”,濑户耸耸肩,环视四周,“你们的家长呢?”

年纪最小的孩子转过身,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桌子。看上去像是孩子们母亲的两位长相相似的女性相向而坐,正聊得起劲。从两人整洁讲究的打扮来看,应该是富裕人家的主妇。大概两姐妹许久未见,她们正沉浸在谈论近况之类的闲聊中。至于放心地由着孩子乱跑,大概是认为“反正在‘亚细亚’号上也不会迷路不用担心”吧。

濑户无奈地笑着望向窗外。外面是一望无际的黄色荒野,向着地平线不断延展。景色不是偶尔出现的高粱地就是移动的原野,单调至极。就算一直看也没什么变化。很容易想象,对于孩子来说,这样的景象看一会儿就觉着无聊了。

濑户把塔罗牌放回口袋,拿出了六枚硬币排成一排。他把手掌放到快贴上硬币的高度,从右到左移动手掌。首先有三枚硬币消失了。紧接着,他用另一只手重复之前的动作,这次剩下的三枚硬币也消失了。

孩子们看得目瞪口呆。

濑户把手伸过桌子,从斜对面最小的男孩的耳朵后面,变出一枚硬币。然后从对面男孩的衬衫领子下面,变出一枚。最后,从邻座男孩面前的托盘下面,又变出一枚硬币。

孩子们依然看得目瞪口呆。

濑户像是思考问题一般皱起眉,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做出了掏裤兜的动作。几个孩子得到示意后,急忙去摸自己的裤兜,拿出了刚刚消失的三枚硬币,不禁欢呼起来。

“这些硬币归你们了”,濑户一本正经地说,“就当是这次旅行的纪念品。”

满洲国发行的硬币本身并不值钱。但三个孩子就像宝贝似的紧紧把硬币攥在手里。濑户偷偷松了一口气。自己接连变两个简单的小魔术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是要让孩子们成为自己的同伴;第二个,是要把不小心被看到的塔罗牌,也就是苏联间谍留下的证据,从他们的记忆中抹除。自己找到的硬币印象更深刻,这样就会把之前模糊的记忆覆盖。

“叔叔~叔叔很了解‘亚细亚’号吗?”最年长的男孩直接问濑户,眼睛闪闪发光,明显是把濑户当成了伙伴。

“嗯……不是那么了解呢。你很了解吗?”

“我哥很厉害的!”坐在对面的弟弟骄傲地说,“关于‘亚细亚’号他什么都知道,数字什么的。也能告诉叔叔哦。”

“傻瓜,别乱说!”虽说训斥了弟弟,但是哥哥并没有表现出不满。他像大人似的耸耸肩说,“我父亲在满铁工作,所以比起其他孩子,我知道的多一些。弟弟他还小,父亲的话不太能听懂。

“不过,这些叔叔大概都知道。比如,‘亚细亚’最高时速是一百一十公里,新京到大连一共七百一十点四公里,运行时间八小时二十分……之类的。”他说完,试探似的偷偷地看着濑户的脸。

看起来这孩子是想在弟弟们的面前显摆一下,这些话肯定会让自己很有面子——

“你真的知道很多啊,也告诉叔叔吧。”濑户一边和孩子说着话,一边把目光投向孩子们不负责任的母亲。她们的话题看来一时半会儿说不完。

年长的孩子直视着濑户的眼睛,得意地说起来:“以前,从新京到大连要花费十二个半小时。当时的满铁特快列车是‘鸽’号,平均速度每小时五十六点一公里。之后每年进行提速,昭和五年从新京到大连时间缩短到十一个半小时,昭和七年缩短到十小时五十分,一共缩短了一小时四十分钟。这样,平均速度就是每小时六十四点七公里。但就算是这样,也有比‘鸽’号更快的火车。东京到神户的东海道本线特快‘燕’号,平均速度每小时六十六点八公里。‘鸽’号怎么也比不上‘燕’号快。本来,真正的鸽子就没有燕子敏捷啊。”

最小的表弟忍不住笑起来,“所以为了比过东海道本线特快‘燕’号,满铁全力开发了‘亚细亚’号。”

哥哥直接无视了表弟的话,接着说:“采用流线型车身的‘亚细亚’号速度一下子就提高了。最高时速一百一十公里。从新京到大连只要八小时二十分钟。这样的话平均时速就是八十四点二公里,比‘燕’号快上十五公里还多。‘亚细亚’号就成了‘东亚第一快车’了。”

“好厉害!”弟弟睁大双眼叫出了声。虽然已经听过好多遍,这次大概是认为“(能记住这么多数字的哥哥)好厉害!”吧。

哥哥大概听多少次夸奖都不厌,得意地抽抽鼻子,继续说:“‘亚细亚’号不仅仅速度是东亚第一,全车厢都安装了空调(空气调整装置),这也是东亚第一。满洲夏天气温超过三十五度,冬天气温则低至零下四十度。对于在大陆运行的满铁来说,用于保持车内一定温度和湿度的空调一直是个课题。不仅如此,列车高速运行时,因为煤烟和沙尘会飞进来,所以窗户根本无法打开。在满洲更是如此。所以‘亚细亚’号的窗户是全封闭的。所有车窗都是双层玻璃设计,用于车内的保温。”

男孩大人似的说话口吻,大概是在复述父亲的话吧。濑户唇角悄悄浮现出一丝苦笑。“在满铁工作的父亲”应该是开发“亚细亚”号的相关技术人员。男孩并没有完全理解父亲的话,不过,能正确记住艰难的专用语和精细的数字也很了不起……

濑户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全车厢安装的最新型空调——最近因为故障而成为了人们谈论的笑料——当然,当事人除外。满洲的各类报纸上都刊登了,所以这事人尽皆知。这样的话……

值得一试。

濑户突然合掌,引起了孩子们的注意。“这样,这回由叔叔给你们出谜题好不好”,他看着几个孩子,“比‘亚细亚’号更快的是什么呢?”

 

“如果在下一站奉天站下车,要想比你们更早到大连,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叔叔,你没听到吗”,坐在对面的弟弟愣住了,“刚才哥哥不是说过了吗,‘亚细亚’号是东亚第一快车啊。没有比乘坐‘亚细亚’更快的方法了呀!”

“傻瓜,你才应该好好想想”,年长的男孩责备道,然后像个大人似的捏着下巴,向上盯着濑户的脸小声说,“难道,不是火车吗?”

濑户点点头,男孩松了一口气。看来在弟弟们面前面子保住了。

“我知道了,是飞机!”弟弟又大声回答,“飞机的话,一定比‘亚细亚’号快。”

“……明明‘亚细亚’号更快”,最小的男孩插嘴说。突然发现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脸唰地一下变得通红,结结巴巴地继续说到:“我、见过一次。之前、和爸爸一起坐‘亚细亚’号的时候、‘亚细亚’号和一架红色的飞机比赛来着。飞机落的越来越远、最后不见了。”

“瞎说,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嘛。因为……”

“嗯……这也有可能。‘亚细亚’号最高时速是一百一十公里。低空飞行的小型双翼机,可能比不过‘亚细亚’号。”

听了哥哥的话,弟弟吃惊地张开嘴,瞪大双眼问:“真的吗?”

哥哥皱着眉,像看小傻瓜一般瞪了弟弟一眼。“第一,去哪儿坐飞机?在下一站奉天下车的话,换乘飞机很麻烦吧?还不如接着坐火车能更早到大连。”

“啊,这么说也是。”弟弟轻易地推翻了自己的说法。

孩子们看起来是想不到其他答案了,纷纷把目光投向濑户。

濑户把胳膊支在桌上,双手交叉(请脑补碇司令or MI6的灯泡中校),像结城中佐那样低声说到:“叔叔给你们一个任务吧。如果大家圆满完成任务,就把谜题的答案告诉你们。”

三个孩子相互看看,点了点头。濑户招手示意他们凑在一起,小声地把任务的内容告诉了他们。

——TBC

评论(1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