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ity

Hic Rhodus, hic salta

【不负责任渣翻系列】代号D机关——亚洲特快(Asia Express)5(2) 完

全文翻完了~~~感谢大家看到现在~~~(躺平

来让我们干了这一杯,一起等着吃官方凌晨发的玻璃渣子(喂)

前文请走:5(1)

————————————————————————————————

自己的招数被提前知晓,是不可能赢过拥有同样招数的对手的。对于有着“三次成功定式”对手的计划,将计就计很容易。伪装成列车长的苏联间谍,把正在搞破坏的濑户抓了现行,并要求他出示车票,十分自然。人们不但不在意穿制服的人,对他们的语言和动作也容易放松警惕。暗杀者本来打算在返还车票时进行暗杀,但濑户抓住机会,在递出信封的时候就刺伤了暗杀者。“假定对方拥有和自己同样的招数,要学会先发制人”——这是只不过是在活用D机关学到东西的而已。

濑户在站台上停下脚步,从西服内袋里小心地拿出苏联暗杀者藏起来的所有物。那是一根尾端带针的小滴管,可以藏在两个手指的缝隙中。滴管部分很柔软,针刺出后,只要手指轻轻用力,就能把滴管里的液体通过针头注入受害者体内……

濑户也有和这几乎一模一样的东西。苏联和日本的谍报机关,几乎同时开发出同样的东西配发给各自的间谍,这没什么奇怪的。和魔术一样,只要有一个人发明了新的手法,那么就可以认为,世界上有数十人也想到了同样的点子。必要的是把开发出的东西尽可能小型化的最前沿的科技。这样一想,哪个国家都是有可能做到的。

问题是滴管里的液体。苏联暗杀者拿的滴管里,大概就是能把暗杀伪装成心脏麻痹意外死亡、难以检测的毒液。所以,必须回收仔细检验。然而濑户拿的滴管里,则是——

濑户把瘫倒在地的假列车长——那个苏联暗杀者——拖到列车长室,从外面锁上了门。

他并没有死,只是因为麻醉药睡着了。在列车到达大连之前,不会醒来。

苏联秘密谍报机关SMERSH的全貌成谜,有如蒙着一层面纱般神秘。目前能掌握的情报几乎为零。这次,其成员特意来和自己进行接触,那么就不能放过获得情报的机会。将在终点站上车检查的警察中,会有D机关的成员。他会趁乱抢在其他搜查机关之前,控制住SMERSH的暗杀者。不管是当事国苏联或是其他国家的间谍都不会察觉。

“呜——”,“亚细亚”号特有的汽笛声回荡在奉天站站台。列车要出发了。

莫洛佐夫拿的报纸已经取回,让他丢了性命的这份苏联秘密情报,通过暗号解读很快就能知晓。虽然手头没有密码本,对于濑户来说破译也不费吹灰之力……

“亚细亚”号按时出发,缓缓驶出站台。濑户抬起头,发现已经十分熟络的三个孩子把脸紧紧地贴在车窗玻璃上,生怕错过了他每一个细小的动作,屏息凝神地盯着他。

濑户不由得笑出声。三个孩子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找到了那个埋头读旧报纸的乘客。按照约定,濑户告诉了他们之前谜题的谜底:

比“亚细亚”更快的是“鸽”。

听到了谜底,孩子们先是一愣,紧接着不满地鼓起腮帮,七嘴八舌地表示不服:

“哈?这根本就不算是答案吧。”

“叔叔你没听到哥哥的话吗?”

“‘鸽’号还没有‘燕’号快呢!‘亚细亚’号比‘燕’号的平均时速还要快上十五公里。它们三个中间,不是‘鸽’号最慢吗?”

濑户摆摆手止住了抗议声。然后他又招手示意孩子们把头凑在桌子上方,“此鸽非彼鸽。你们看。”濑户小声对他们说,然后在胸前慢慢打开双手。

孩子们头碰着头向濑户手中看去,突然“啊”地叫出声来。

“嘘,”濑户竖起指头,“信鸽就是底哦。”说着,鸽子就在孩子们面前消失了。濑户穿着的上衣,是有柔软口袋、能装运鸽子的“鸽用”上衣。这并不是很难的魔术。

三个孩子就像鸽子挨了豆枪一般[1],看的目瞪口呆。

信鸽飞行的平均时速一般是六十公里左右。这么看,还是平均时速超过八十公里的“亚细亚”号更快。不过濑户的谜题是,“在下一站奉天下车,要是比你们更早到大连,应该怎么办”。在顺风的情况下,受过训练的信鸽飞行平均时速超过一百公里,有时甚至能达到一百五十公里。这个季节,算上风速,就可以得出信鸽比“亚细亚”号更早到大连的结论。

作为“被陆军嫌弃的怪胎”,D机关成立之初不仅没有足够的预算,连使用的建筑都是从陆军废弃的鸽舍改建而成的。

这栋老旧鸽舍本来是用于培养军鸽的设施。鸽舍作为D机关的活动据点之后,鸽子们还是把这儿当成家,总是飞回来。制止学生们驱赶鸽子,并要求他们把饲养鸽子当成训练任务的,正是结城中佐。

被日军认为“没有应有成果”而放弃的信鸽,却活跃在欧洲战场上。因为对电信通信监听盗取技术的进步,使用信鸽的机会反而增加了。德军在进攻法国之前,先下达了“养鸽人一律处死”的饲养禁令。能看出来,他们十分担心信鸽会泄露情报。

D机关按结城中佐的指示开始饲养鸽子,把它们训练成信鸽。并且在世界各地秘密修建了多个饲养基地。

满洲国是个遍地间谍,充斥着阴谋的国家。必须假设所有电信通信都会被监听盗取。先不说其他国家的间谍,要抢在满洲国林立的各色搜查机关之前,控制住那个晕倒在“亚细亚”号列车长室里的苏联暗杀者,就需要特别的通信手段。

比如,信鸽。

濑户站在缓缓启动的“亚细亚”号旁,伸手取出了藏在口袋里的鸽子,让它站在手指上。孩子们贴在车窗上的小脸闪闪发光,就算双重车窗隔断了他们的声音,也能想象到他们的欢呼。濑户把鸽子举到面前,确认它的状态:食物和水刚刚喂过;腿上绑着的信筒是最新型的,很轻,几乎不会对它造成负担;羽毛也顺滑光亮。

濑户突然想起了某个场景。前几天,他临时打算去看看鸽子们的情况,却在建筑的转角处,停住了脚步。

鸽舍前的空地上有人。

瘦高个,右手戴着白色皮手套,用拐杖支撑着倾斜的身体。

神出鬼没的结城中佐背对濑户而立,像是在仰望令人心情愉快的天空。

他怎么会来这儿?濑户顺着结城中佐的视线向天空望去。在辽阔高远的天空中,有一个小小的、移动着的物体。

是一只携带情报的鸽子。它带着上百公里以外的人交付的任务,路上不吃不喝,形单影只,完成了充满危险的旅程。大部分的鸽子回来的时候体重锐减,有的甚至会带着很重的伤……

结城中佐伸出胳膊,把手举过头顶。鸽子立刻扇动翅膀,减速落在了他的手上。就像是——

濑户摇摇头,不禁苦笑起来。鸽子就是鸽子,除此之外没有他意。比起这个——濑户马上又想到其他事情,眉头紧皱。

毫无疑问,结城中佐十分优秀。自负心极强、不甘人后的全体学员都很佩服他。在他的率领下,D机关的情报收集能力也凌驾于其他国家的谍报机关之上。

问题是,D机关得到情报之后怎么办。

最近,濑户总是感觉自己辛苦收集到的情报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围绕着满洲国的国际形势在单方面的恶化。

比起收集,运用情报更困难。面对那些思想顽固的陆军高层,可以想象结城中佐孤军奋战,就算再努力也收效甚微。间谍是活跃在和平时代的存在,一旦战争开始,就会失去存在的意义……

濑户耸了耸肩。哎,没办法。只能尽力而为了。

站在手指上的鸽子歪着小脑袋看着他。濑户把手举过头顶

“飞吧。”

濑户下达指令的同时,鸽子扇动有力的翅膀,向着夏日的晴空展翅高飞。

 

——Fin.

 

注:[1]原文:鳩が豆鉄砲を食ったよう,像鸽子挨了豆枪一般。形容惊慌失措,对突如其来的事儿感到惊愕。

——————————————————————————————

下面是游戏时间~~~

我讨厌死霓虹金的说话半截(比如星昴之间“你……我”到死之类…什么我暴露了年龄?

大家来脑洞田崎对着当鸽子架的结城爸爸出神、想了半截的话吧~

我先来

“就像是——爸爸和宝宝嘛~23333”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