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ity

Hic Rhodus, hic salta

【不负责任渣翻系列】代号D机关——潘多拉(Pandora)1

啊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什么鬼

忙过了这一段感觉心情舒畅~今天开翻第四本文库版加笔,《潘多拉》~

台版第四本已经发售,大家多多支持正版哦~~\(≧▽≦)/~~

————————————————————————————————

tips:

1. 依然大英后花园系列;

2. D机关的成员依然没怎么露脸系列;

3. 日常坑盟友系列;

4. 如果你感觉像是在看万年死神小学生这样的……恭喜你,因为D机关系列本来就是推理小说……

5. 校对是什么,能吃吗?

6. 依然不要随意转出lo,谢谢~

———————————————————————————————

其他D机关译文链接:

亚洲特快

沉睡者


————————————————————————————————


潘多拉

 



第一位天使吹号,就有雹子与火搀着血丢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树的三分之一被烧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烧了。

第二位天使吹号,就有仿佛火烧着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只也坏了三分之一。

第三位天使吹号,就有烧着的大星好像火把从天上落下来,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众水的泉源上。这星名叫“茵陈”。众水的三分之一变为茵陈,因水变苦,就死了许多人。

第四位天使吹号,日头的三分之一,月亮的三分之一,星辰的三分之一都被击打,以至日月星的三分之一黑暗了,白昼的三分之一没有光,黑夜也是这样。

——《圣经(新约)·约翰启示录 8-9:七号》[1]

 

 

———————————————————————————— 


 

1.

“是自杀。”

没有任何铺垫、直接被搭话的温特警部懒洋洋地转过头,视线对上了一双亮茶色的眼睛——霍普金斯巡查部长,前几天刚刚调来苏格兰场犯罪搜查部的年轻人。他脸颊微红,雀斑因为皮肤白皙而特别显眼。注意到霍普金斯正拿着摊开的笔记示意自己看看,温特警部不由得暗自苦笑起来。

最近伦敦市内发生的恶性犯罪事件,都被温特一一解决了。当然,这少不了优秀调查员的帮助,并且没有偶然因素存在。然而,犯罪现场调查中,“结果就是一切”。“不败九连胜”——不断拿出调查结果的温特警部,在苏格兰场的调查员中名气一路攀升。报纸上都说他能“敏锐地发现解决事件的着眼点,对犯人的追查不厌其烦”。

看来,是“菜鸟巡查部长”霍普金斯来向“有名”的温特警长直接汇报了。

也好,“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本来就是年轻人的特权。

温特警长没说话,只是扬扬下巴示意霍普金斯继续说。

“死者确认是这间房屋的租赁人,琼·拉金。在外交部任职,是个小官。”霍普金斯目光落回笔记,紧张地开口。

尸体发现于两小时前。因为拉金迟迟没去上班,他的上司觉得奇怪,就派了一名同事去拉金的公寓寻找。这名同事到公寓的时候,拉金的房门前骚动不已。原来,楼下的住户因为房顶漏水上来理论,却一直敲不开门。叫来房东打开房门发现门里拴着安全链,很明显,屋里有人。

于是,拉金的同事、楼下的住户、房东,以及被吵嚷声吸引到走廊的其他住户,一起向门缝里不断地喊,但依旧没有回音。讨论之后,大家决定把安全链剪断(虽然房东到最后都反对这么做,但听说修理费拉金的单位会承担——确切地说,是从拉金的工资中预扣时,他也同意了)。

“剪断安全链似乎是费了一番功夫”,霍普金斯抬起眼睛,视线离开笔记,“进入房间的人在浴室里发现了拉金。‘他没脱衣服浮在溢出鲜红血水的浴缸里’、‘一眼看去就知道他死了’,这是从目击者那儿收集的证言。啊,毕竟是很夸张的现场。人们乱成一团,然后报了警。事情经过大概就是这样。”

温特警部还是一言不发,走进了发现尸体的浴室。

拉金的尸体已经被移走,虽然浴缸里的水被全部放光了,周围还是飘着血腥味。

“拉金的左手腕上有很深的割伤。嗯……在浴缸底部发现了锋利的剃须刀。我认为,是拉金用剃须刀割伤了自己的手腕”,霍普金斯从温特背后一边伸着脖子瞄着浴室一边说,“浴室的水龙头没有关紧,所以水漏到了楼下引发骚动——不然的话,发现尸体的时间会更迟吧。据发现尸体的拉金同事说,最近拉金心绪不宁,‘成天战战兢兢’,‘似乎在害怕什么无形的东西’。他还说,这些天早晨在外交部遇见拉金的时候,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拉金房间里桌子上有酒瓶和玻璃杯,酒瓶是空的,玻璃杯的底部还残留着一点儿红酒。大概昨天晚上,拉金一个人在家里喝了酒,然后以醉酒的状态走到浴室里。于是,他没有脱衣服就坐进了盛满热水的浴缸,突然无意识地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谁让你推理了”,温特低声打断霍普金斯,“报告和事实相关的事情!”

“对不起”,霍普金斯立刻像乌龟一样缩回了脖子。

“判断为自杀的根据是什么?”温特弯下腰,检查浴缸边缘。

霍普金斯慌忙打开笔记,一行行看过去。“拉金房间的钥匙在他上衣的口袋里,并且门内还拴着安全链。拉金死在了上了双重锁的房间里。这应该毫无疑问,就是自杀吧?”

温特警部哼了一声,转身走出浴室,环视整个房间。这是间只有最基本家具的狭小的房间。整理整齐的房间可以称得上是煞风景,然而并没有特别的可疑之处。典型的伦敦独居者的房间大概就是这样。

温特在房门处停下脚步。被剪断的安全链较短的一半挂在门框上。因为费了不少力气,断开的链条部分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形状被割断。他举起右手,示意在自己身后的霍普金斯过来。

“看”,温特指着门框上那段被切断的链条切口。滑动式锁头里残留的链条前端,有些黏糊糊的东西。

“你怎么推理?”

“我的……推理?”突然被这么问,霍普金斯一时无言以对,不停地眨着眼。

“什么嘛,一到关键的时候就不行了”,温特警部斜了一眼年轻的巡查部长,意味深长地笑着说,“依我看,拉金根本不是自杀。是有人杀了他之后,把房间伪造成了二重密室。”

 

注[1]: 本段引文引用自《圣经:新约·启示录》。正好本人手头上有一本中国基督教协会印发的中译本《圣经》,直接用了其译文。

 

2.

在温特警部的指示下,他们在现场做了个实验。

准备好的是一根只有一英尺长的细木棍和胶带。胶带以黏着面朝外的方式缠在木棍的前端,然后粘起安全链的链头。从门外的走廊里,透过门缝把木棍伸进去。小心翼翼地不让粘住的链头滑落,操纵木棍把链头向门框上的锁头里放去……经过几次失败后,链头部分终于滑进了锁头。

“所以从门外也是能挂上安全链的”,亲自做完实验后,温特警部皱着眉用手帕把指尖粘上的黏糊糊的东西擦掉,“并不是只有在房间内的人才能办到。至于房门钥匙……”温特警部止住话,望向霍普金斯。年轻的巡查部长目瞪口呆,“一般的门钥匙,如果提前配好另一把,在门外就可以锁上房门。”

“不,可是……等一下,警部”,霍普金斯一脸不可置信地开口,“为什么?您为什么怀疑这不是一起单纯的自杀案?”

“因为不合印象”,温特轻声嘟囔,抬起头环视房间,“这个房间确实整理的一丝不苟,整整齐齐。你的确是说,死的是一个外交部的小官是吧?没错,他是在机关里上班的小人物,这房间收拾的可以称得上神经质了。这样的人,会放着安全链头上黏糊糊的东西不管吗?”

霍普金斯“啊”地一声叫出声,接着说,“这可能算不上什么,可能他只是忘了呢?”

温特警部耸耸肩。“昨天,这个房间的安全链头碰巧粘上了黏糊糊的东西。昨天,拉金碰巧懒得去擦掉。而且在同一天,他碰巧在浴缸里割腕自杀”,他眯起眼睛盯着霍普金斯巡查部长,“就是这样,接受我的观点吧。不要再做那种半吊子的报告了。在你相信这是杀人事件之前,去进行彻底的调查。”

“杀人?”霍普金斯巡查部长像是被吓到似的,轻声问,“这么说,警部,是有人杀了拉金,把现场伪装成意外自杀的密室之后逃走了吗?但是,究竟是谁,为什么这么做?”

“这些问题,等抓住了凶手你问他吧”,温特歪歪嘴,“无论怎样,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清楚,什么事都没有定论。别忘了,要彻底调查清楚所有的疑问,不留死角。至少,就算有一点点的杀人的可能性,都是我们的案子。”

温特望向霍普金斯,巡查部长条件反射似的立正站好。行礼之后,匆匆走出房间。

“是谁,为什么,吗?”

目送部下离去的背影,温特警部苦着脸,自言自语到,

“我想知道的,也正是这一点。”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