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enity

Hic Rhodus, hic salta

【不负责任渣翻系列】代号D机关——潘多拉(Pandora)2

巡查部长小伙子我觉得你需要一朵雏菊:自杀,他杀,自杀,他杀……

依然还没有D机关什么事儿_(:зゝ∠)_

————————————————————————————————

前篇请走:1

————————————————————————————————

3.

温特警部又把最初的报告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推定死者死亡时间为发现尸体的前一天深夜至当日清晨,死因是左手腕动脉割裂导致的失血过多。另外,在死者肺部发现有大量的水,推测死者在死亡之前失去意识、头部没入水中。颈部有撞伤,应是大量失血导致持续痉挛,颈部不断撞击浴缸边缘所致。”

据检测,拉金的血液中酒精含量很高。这说明,在他死亡时,是“酩酊大醉”的状态。

“最近,拉金的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早晨上班时能闻到其身上残留的酒味。”

从报告书上来看,就能和霍普金斯巡查部长得出同样的“完美”推理:独自在家喝酒的拉金,在醉酒的状态下,穿着衣服进入了盛满热水的浴缸,然后突然割腕自杀……

除了手腕上的致命伤,尸体上并没有留下“犹豫伤”[2]。虽说这一点很让人在意,但也不是所有自杀者都会留下犹豫伤。在伦敦这个大城市里,每天都有人丢掉性命,有人自杀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更何况房间还上着双重锁。要是有人怀疑这是他杀的话,才更奇怪吧。

温特警部把报告书扔到桌上,身体后仰紧紧靠上椅背。他双手抱胸,眯起眼睛。

那里有另外一个人

只有一直从事警察工作多年的人才会在犯罪现场感觉的违和感——没有任何理由,但也不是那种超常的“第六感”。一定要形容的话就是常年办案积累的“某种感觉”。这种感觉告诉他,“最后挂上安全链的另有其人”。

温特从椅子上直起身,又伸手把座子上的报告书拿起来。

“推定死者死亡时间为发现尸体的前一天深夜至当日清晨……”

本来就是个人们活动稀少的时间段,并且事发那天,整个伦敦都被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笼罩。看来没法期待有目击者了……

几声敲门声后,门被打开了。

“打扰了!”来人是霍普金斯巡查部长,他受命去调查拉金生前的私生活情况。年轻的巡查部长径直走到桌前,立正站好。

温特皱起眉。本来想命令他“拿出报告书”,可是霍普金斯打开笔记,看来是直接来报告了。算了,温特摇摇头。

“报告吧。”

他在桌上支起双肘,十指交叉,听着关于死者的报告。

“‘一丝不苟’、‘工作努力’、‘总是从早干到晚’,对于拉金生前的工作表现,他的同事给出了基本一致、十分普通的评价。也有不小心说漏嘴的人——‘小家鼠’——拉金身材矮小,长得像老鼠而且工作勤奋,所以他的同事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不善于和人交往’、‘对赌球也不感兴趣’、‘总是独来独往,几乎没和他一起去喝过酒’。他给人的印象大体就是这样。

“‘他喜欢认真整理文件,工作时间比较长’。拉金的上司证实,他在工作时间内无法完成工作——说实话,这是违反规定的——他经常把文件带回家继续处理。

“拉金唯一的爱好就是去剧院看演出。只要是有演出的日子,无论工作还剩下多少,他都会收拾东西准时下班。

“他是萨里郡(Surrey)人,双亲亡故,没有兄弟姐妹。最近没有回过故乡。没有发现他有私交亲密的朋友。邻居也说‘从没见过有人来公寓拜访拉金’。虽说这种生活很孤独,但在伦敦,还是有不少人喜欢独居。我身边就有好几个。

“不过,拉金在不久前,很罕见地接受了同事的邀请,和他们一起出去喝酒了。根据他同事们的话说‘他变得不正常也是最近的事’。”

“为什么变得不正常了?”

“关于这个”,霍普金斯抬起头,皱着眉说,“无论问多少人,都没人能说上来原因的。他工作上没什么失误,事实上,他还象征性地升职了,而且工资也提高了一些。虽然和同事的关系没有变好,但也没有变坏。我认为,原因不是来自工作或职场关系。如果是那样,就只剩下私生活这个来源了。不过,他有没有那种东西[3]都让人怀疑。说不定,是因为‘伦敦的孤独生活在其本人都未察觉的时候侵蚀了他的身心’……”

温特警部哼笑了一声。不对,不是这种文学气息十足的理由。在现场的确有实实在在的“某种东西”。有人杀了拉金,把房间伪造成密室后逃之夭夭。原因一定存在。这个连职场上司和同事都没有注意到的原因让拉金变得不正常,最后导致他被杀……

“果然还是自杀吧?”发现自己被狠瞪着,霍普金斯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然而,年轻的巡查部长红着脸,快速说到,“参与本案调查的不止我一人。其实,对于您这次的调查方针,很多人持怀疑态度。您最近的确斩获不少战绩,这些大家有目共睹,大家都很敬佩您。但这个案子无论怎么调查都找不到他杀的证据。人都是会犯错误的。关于本案,请您下令调查到此为止如何?”

发现霍普金斯双腿微微打颤,温特不由得苦笑起来。原来这年轻人是来“冒死进谏”的啊。

的确,这是个脱身的好时机。对拉金的上司和同事的问讯没有发现任何疑点,再指挥部下继续调查很可能会失去他们的信赖。死去的是无依无靠的独居者。把案子定性为意外死亡不会有任何人抱怨,但是……

“把拉金公寓里的所有遗物都拿去给他的上司同事看”,温特低声命令,“让他们确认有没有少了什么东西。”

霍普金斯巡查部长呆住了。他眨眨眼,一脸不可置信地问,“让上司和同事确认遗物?全部的遗物吗?”

“对,全部。”

“然后,让他们指出不见了的东西?”

温特警部点点头,他没兴趣重复已经下达的指示。

霍普金斯还呆站在原地。

“愣着干嘛?快去!”简短命令过后,温特的视线落回桌子上的文件。在视野的角落里,霍普金斯巡查部长向他敬礼,径直走出了房门。他的背后,似乎写着“希望渺茫”四个字。

 
——TBC
 

 

注:[2]犹豫伤,人在自杀前犹豫不定时留下的比较浅、不致命的伤。比如割腕者通常会留下除致命伤之外,或深或浅、类似试刀的伤痕。

[3]那种东西,指私生活。拉金私生活单调至极,所以霍普金斯会说“有没有那种东西都让人怀疑”,更不要提让他变不正常的原因来自于此了。

评论(6)

热度(21)